中心消息

回首頁 > 關於中心 > 中心消息

《【新聞】父母欲言又止…青少年離家失蹤更難尋回》

【2020.09.14/聯合報/蔡容喬】

▲12到17歲青少年已成台灣未成年失蹤人口的大宗,過去牛奶盒或海報協尋照片上常見的稚嫩幼兒,已轉變為一張張青春臉孔。圖/兒福聯盟失蹤兒少中心提供

內政部警政署統計,通報失蹤的12到17歲青少年,每年高達5千多人,已成18歲以下失蹤人口的大宗,但面對青春期孩子離家,父母心情很複雜,一方面希望趕快找到孩子,又害怕外界眼光「這個家是不是有問題?」在保守的態度下,就容易錯過兩周的尋人黃金期,孩子的回家路更遙遠了。

砸大錢求神問卜 也不願公開孩子個資

「不是所有父母都敢上(臉書)爆料公社找孩子」,兒童福利聯盟分析近年來協尋個案資料發現,不論自願離家或遭有心人士誘騙,都與青少年使用網路脫不了關係;但家長對於是否積極尋人的態度矛盾,加上孩子的網路通訊資料難以取得,一個個記憶中的青春臉龐,最後都化為掛在兒福網站上的協尋資訊,再也沒人理會。

兒福聯盟失蹤兒童少年資料管理中心社工督導謝欣伶坦言,協尋失蹤兒少的過程中,很多時間都花在遊說與等待家長,有父母寧願求神問卜、找徵信社,「好多錢都花下去了,就是不願讓孩子資料和照片被公開」,往往三個月、甚至半年後才願意放上網站,接著是上臉書或協尋海報,至今5、600名服務個案中,只有上百人的資訊被公開。

怕面對外界質疑 父母錯過黃金時間

謝欣伶說,家長尋人態度趨於保守,並不是不急著找孩子,其實是無法承受被外界評價的壓力;很多父母回憶孩子離家前,根本看不出有何異狀,他們苦惱要如何面對外界的質疑「是不是家長的問題,才導致孩子離家?」就在盤整情緒的同時,尋人的黃金時間也一點一滴流失。

▲青少年上網交友、玩遊戲都機不離身,一旦無故離家又關機失聯,家長、警方和協尋單位難以掌握足夠資訊尋人。示意圖與當事人無關。圖/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
孩子生活軌跡都在網路 家長無頭緒

16歲的言言(化名)今年五月段考前告訴家人要去同學家念書,卻一去不返,手機也打不通,只留紙條說要投靠朋友找工作,不回來了。媽媽李小姐心急如焚,很長一段時間吃不下、睡不著,但她是單親媽媽,還有個小女兒要養,她告訴自己「這個家不能倒!」而且她開店做生意,總不能愁眉苦臉對著客人,當時她一天只吃得下一餐,每天靠著灌咖啡硬撐過去。

李小姐說,女兒上高中後手機不離身,成天聊天、玩遊戲,連上廁所、洗澡都帶進浴室,幾乎不主動跟家人講話,一念她「反應就很大」,手機更是設了層層密碼,根本無法得知其交友情況;女兒離家後,她請老師、同學透過社群軟體聯繫,一開始還有回「不要問那麼多」,後來就一直未讀。

如今四個月過去,李小姐在臉書貼訊息、報警、請兒福協尋,也問過神明,「有辦法想到沒辦法,但女兒仍音訊全無,有如人間蒸發」。李小姐說,言言離家,她受到前夫和親友的質疑與壓力,但該做的都做了,很想女兒,更擔心她有危險,但已無計可施。

謝欣伶說,失蹤青少年協尋的最大困難是「資料都在網路上」,孩子手機不離身,父母卻對其網路成癮的警覺性不夠,很難掌握孩子交友、行蹤,即使介入協尋,也因顧慮多,這些家長大多把兒女離家視為家醜,很難在第一時間就發布協尋訊息,更無法源依據向警方調閱失蹤者個資,尋人困難重重,一旦超過兩周黃金期,人就更難找到。

親子關係疏離 警靠下載臉書美肌照尋人

第一線協尋社工透露,有的父母經濟情況不佳,為賺錢忙於工作,親子關係很疏離;曾有名16歲青少年離家失蹤,家長卻只能找出一張12歲時的國小畢業大頭照給警方或兒盟,因容貌已有差距,最後只好從臉書截下「美肌自拍」放上協尋系統。

高雄14歲國中少女失聯三天後尋獲,讓多位找不到孩子的父母看到曙光,在網路上尋求網友協尋。日前苗栗縣一名父親就上網求助,指14歲女兒疑因父母反對她跟網友交往,在5月初離家,沒想到跟男友一起時發生車禍,後由男方家人接回住處,但女方父母兩度求助警方上門仍找不到人,連男子之後也離家,被通報為另名失蹤人口,至今仍未尋獲。

綁票才能啟動?專家籲放寬安珀警報門檻

兒福聯盟質疑,警政署2016年就與臉書合作推出安珀警報(AMBER Alert),可在兒童誘拐或綁架事件發生時,透過手機、媒體等媒介發布警報,但至今一次都沒有啟動過。

高雄市長陳其邁事後慰勉找回失聯少女有功員警時,也要求警方辦案「將心比心」,能放寬「安珀警報」的協尋通報條件與機制,才能積極並及早展開行動。但事實上,此事件少女能在失聯三天內迅速找回,是結合眾多有利因素,包括引發媒體關注、網路柯南協助肉搜嫌犯、警方掌握資訊後全力動員北上跨域找人等,其他個案顯然就未能受到同等待遇。

▲高雄市一名17歲楊姓女高中生今年3月放學後說要回家卻失去蹤影,事發至今已半年之久,家人委託兒福上網協尋仍毫無音訊。圖/截自失蹤兒少中心網站

從兒福協尋系統查詢就可發現,同樣是高雄市三民區,14歲國中少女被尋獲,今年3月通報失蹤的17歲楊姓女高中生失聯半年,至今毫無音訊。楊女當天放學後致電家人說要回家了,卻再也沒看到人,讓楊家人相當難過,也覺得情何以堪。

兒少失蹤資料管理中心組長許慶玲表示,台灣對於發動安珀警報的門檻過高,除了青少年遇到危難,還需要符合「綁票勒贖」要件,但「綁票勒贖」個案每年都是個位數,家長從離家孩子處能得到的資訊已經相當有限,如何能舉證孩子離家有危險?去投靠的「朋友」是否觸犯刑案之虞?呼籲相關單位同理這些家長的心情,檢討放寬的必要性。

失蹤兒少中心無官方身分 協尋常吃閉門羹

針對失蹤兒少人數逐年攀升,立委蔣萬安認為不容忽視,檯面上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,但失蹤兒少中心是由民間團體發起,沒有法源依據、也沒有主管機關,近期內將針對「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」提案修法,賦予失蹤兒少中心「法制化」地位,他已展開連署,希望立法院開議後就能馬上排案審查。

蔣萬安說,面對網路上層出不窮的犯案手段,失蹤兒少中心要比對身分協尋,常受到公部門拒絕,每年政府也只補助該中心一百多萬元,根本是杯水車薪。以美國為例,1984年就成立國家級兒少保護中心,2018年修法更撥出3300萬元美金作為協尋失蹤兒少的預算,值得台灣借鏡。

蔣萬安說,失蹤兒少不管是自行離家或被網路誘拐,牽涉層面不只是衛政和社政,包括警政、教育甚至金融、數位網路新科技等相關主管單位,都不能各自為政,須建立橫向管道快速聯繫。

除了提高失蹤兒少協尋的法律位階,蔣萬安也希望透過跨部會資料整合分析,找出離家高風險個案及離家原因,不只加強事發後的協尋力道,也要透過教育和科技去提前預防,教導孩子使用網路時可能碰到的陷阱是什麼?家長在孩子出現網路成癮、拒絕溝通等行為時,腦中就要亮起紅燈警訊,「希望不要再有任何一個孩子無故失蹤。」

新聞來源:父母欲言又止…青少年離家失蹤更難尋回

 

回上一頁
403台中市西區自由路一段98-1號2樓電話:886-4-22265905傳真:886-4-22202312
e-mail:missing@cwlf.org.tw郵政劃撥帳號:15688659
網站管理:失蹤兒童少年資料管理中心版權所有,非經書面同意不得隨意轉載網站資料